「指」要菊花開

本文引用自姊妹淘網站100.10.10 蜜絲飄 發表的文章

 

文/密絲飄

永遠的兩性影集經典《Sex and the city》裡,有一段是這樣演的:

米蘭達遇上了一個男人,這男人傢伙的長度跟辦事時間的長度都讓米蘭達很滿意,唯一的狀況就是,他熱愛在床上說一些淫聲穢語,並且逼著米蘭達也要說。

於是,這場淫聲穢語的學習,就像嬰兒學語一樣,從名詞學起。

一、名詞:
Ex:「熱狗」。

二、形容詞 + 名詞
Ex:「好大的熱狗」。

然後名詞加上形容詞,形容詞前又加上副詞,前有主詞,後有受詞……很快的,淫聲穢語就進行到「我希望你把你△△的○○放進我△△的○○」裡,然後,米蘭達說上癮了,辦事前也說、辦完事也說,古人說禍從口出果然沒錯,當她說出「你喜歡我把手指插進你的ass hole」裡的時候,男人火大了。

「我怎麼知道這句話是禁語?」米蘭達向姐妹們抱怨。
「男人有多喜歡這件事,就有多討厭妳說出來。」依稀記得性愛女王莎曼珊如是回答。

是嗎?是嗎是嗎是嗎?男人都喜歡這回事嗎?我第一次看完這段影集時驚恐的想,靠,怎麼我不知道這件事?

台灣的男人喜不喜歡菊花開,我真的不知道,不過喜歡開別人菊花的男人倒是時有所聞。我有個女生朋友的男友大概是A片看太多,老想把自己的生殖器官放進女友的消化器官,女方當然驚呼不肯,滿口說自己怕痛。然後男人就像在哄小處女一樣,左一句「我會輕輕的」又一句「不然先用手指」,女方被逼急了,反罵他「不然你屁X要讓我X(此X非消音,乃諧音也)嗎」,而男生居然回:「好啊,不然我的屁X讓妳X,妳的屁X也要讓我X!」

「然後呢然後呢?」我好奇的要死。「妳X了嗎?」
「他會講那種話,就是知道我不敢啦!」她翻白眼。「萬一摳到大便怎麼辦?」

真可惜這是八百年前發生的事,那時候還沒有指險套這麼英勇的發明,不然全天下的女人就有福了,想想在妳初夜時連哄帶騙跟妳說「不會痛」、「我會輕輕的」,然後粗魯得要命又弄得妳很痛之後還理直氣壯的說「就是要這樣一次進去,妳才不會痛那麼久」的男人吧,難道妳不想讓他感同身受一下?

厄,好吧,回歸正題,指險套的發明,其實就是為了衛生。

就跟摳鼻屎一樣,總沒有人摳完右邊鼻孔會先洗手,再去摳左邊鼻孔吧,而摳妳屁屁的雖然是男人的手指,但他應該也不會摳完後面先去洗手,再回來摳前面吧?他的手指沾了屎妳不在乎,那如果是妳的陰道沾了屎,妳難道也不在乎嗎?

屎當然只是其中一種比較誇張的人體分泌物而已,世界上的東西很奇妙,我們覺得髒的東西,往往沒那麼髒,而我們覺得不髒的東西,往往髒得要死,還記得前陣子有個新聞,說牙刷的細菌比馬桶還多好幾倍嗎?同理可證,比屎尿髒的東西還真不少。我熱愛的另一齣美國影集CSI總是剪下屍體的指甲,因為甲縫裡可以發現的證據,往往能讓探員們抓到兇手,那些屍體們可不是個個留長指甲阿,可見指甲不論長短,都具有優秀的藏汙納垢功能,他在摸妳之前,可能摸過被踩過狗大便的鞋子踩過的鈔票、可能摸過被好幾年沒洗頭的流浪漢靠過的捷運座椅、可能摸過有隻蟑螂爬過的機車坐墊、說不定還摸過別的女人的下水道……這麼私密的地方,總要好好保護保護,妳說是不是?